首页 >> 手机评测

掌御万界第九百七十四章负荆请罪位置位置

来源:永康手机网 2021-01-24 01:55:37

掌御万界 第九百七十四章——负荆请罪

听了李春的一番劝解,祁继立马走了出去。等到了大门外,果然看见不少皇族子弟,在自己门口围观。而那三皇子祁锋,却是光着膀子,背着一根荆条,就这么坐在云野王府门口。

那祁锋看见祁继出来,当即朝着祁继躬身一拜,恭敬地说道:“罪臣祁锋,拜见云野王。”

祁继见状,立马一个箭步窜了出去,一把扶住祁锋,连忙说道:“皇叔,你这是做什么?”说着,便脱下了自己的长袍,给祁锋批了上去。

祁锋却一把扯下背上的荆条,双手递给祁继,说道:“罪臣治家无方。我岳丈身为南新侯,不安心镇守南新,却私下进京,已经是谋逆大罪。而后有带人行凶,刺杀云野王殿下,其罪当诛。多谢殿下及时出手,斩杀南新侯郭毅,才阻止了这一场大祸。我岳父如此嚣张跋扈,我身为女婿其罪难辞,还请殿下出手责罚。”

祁锋这一番话说下来,周围的人都是一阵指指点点。

“这祁继未免也太霸道了,欺负外人也就算了,怎么连自己亲叔叔也下手啊。”

“真是为难了三皇子,被罢黜了太子之位后,居然被祁继欺负成了这样。”

“这祁继也真是的,不就是个小小的侯爷私下进京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第一次了。”

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祁继也明白了这祁锋到底是什么意思。就是想给祁继制造舆论压力,联合其他皇室成员,一起来抵抗祁继。

若是此时不能善了,恐怕全皇族的人,都会同情祁锋,同时厌恶祁继。到时候,祁继不被皇室成员所接纳,别说是人皇之位了,恐怕就连这云野王的位置也不保了。

祁继想到此处,立马以心神联系祁归元,“快点告诉我该怎么办?”

祁归元则是笑道:“怎么样,认输了吧?”

祁继无奈地说道:“你就别调侃我了,咱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也知道不善于处理这些事儿,还故意坑我出来。是不是你跟安若之商量好的,一起在耍我?”

祁归元笑道:“本体果然是本体,居然一下就被你猜到了。我与安若之说明了咱们的情况,但却没有说不死邪帝的事情。所以他才给我出的注意,让我逗一逗你。”

祁继不禁被气得牙根痒痒,“你个混蛋,咱俩才是一伙这是一个安全目标儿的,你怎么更安若之一起坑我。”

祁归元笑了笑,说道:“安先生说的,你把他请来,又不理他,所以小惩大诫而已。这件事儿安先生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现在只要你……”

祁继听完了祁归元的话,不禁问道:“你们不是联合起来耍我吧?”

祁归元笑道:“本体,你想多了。再怎么说,咱们一体同生,我是不会害你的。因为害你就是害我自己,你只要把这一场挺过去,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就好了。”

祁继叹了口气,随后对祁锋说道:“三叔,你快起来吧。”

祁锋装模作样地说道:“殿下,你宽恕我了?”

祁继看着祁锋,当即跪倒在了祁锋的面前,呼天抢地地哀号道:“三叔,小侄知错了,您就莫要在为难我了。您也知道我自幼无父无母,出身草莽之中,哪里晓得这皇城之中,还有这样的规矩。更是不知道那郭毅真的是你的岳父,要是早知如此,别说郭毅要斩了我,哪怕是他要杀了我,我也都忍了。我自小无家可归,四处流浪,总算是认祖归宗了。我还以为自此之后就有了家了,却没想到诸位叔叔防我若虎狼。平日里根本没有拜见诸位叔叔的机会,哪还知道你们各自有什么亲戚。”

祁继这一阵哭嚎,反倒是祁锋乱了阵脚,没想到祁继会出这么一招。原本按照祁继的个性,恐怕也会将祁锋下了大狱。可祁继这么一说,祁锋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祁继不管不顾,依旧哭喊道:“三叔,你为何要如此逼迫侄儿啊?您到我府上负荆请罪,岂不是乱了三纲五常,让我还有何颜面面对皇祖父,又有何颜面面对我死去的爹啊。小侄知道我罪孽深重,不懂皇室礼仪,又是一时胆大妄为,斩了您岳父。小侄自知万死难辞,今天我便一命抵一命,将这条命还给你。”说着,便一把夺下身旁护卫的长刀,一下就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众人见状,都是一片惊呼。那李春跳着脚,来拉祁继的胳膊,焦急地喊道:“殿下,万万不可啊!”

于此同时,在旁围观的皇室子弟,也顿时换了一副语气。

“这祁锋还真不是好东西。他这么一个做叔叔的,居然用负荆请罪来逼他自己侄子,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按理说皇太孙做的也不错。按照国家法度,那郭毅私自进京,的确是该诛九族的。祁继一时少年意气,将郭毅给斩了,这只能怪他自己了。”

“我看这祁锋就是想博取同情心,本来就是他岳父犯了事儿。他自知理亏,所以来了一招以退为进,想要将祁继一军。”

在众人的吵嚷之下,就连祁锋也懵了。这完全跟他之前设计的计划,完全不同,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演下去了。

而祁继依旧是端着长刀,杀猪似的非要自杀谢罪。只不过祁继修炼九转金身,一身铜皮铁骨,刀枪不入。哪怕是禁卫所用的长刀,最也就是在他身上留下一道白印而已,就连一层油皮都砍不破。

就在所有人都闹哄哄的时候,一队皇城禁卫冲了过来,对着众人喊道:“人皇口谕,宣祁锋,祁继觐见。”说完,便不由分说地将朝着禁宫带去。

这群皇室子弟也都看出了这一队禁卫,是禁宫的侍卫,有先斩后奏的权利。所以没有人敢阻拦,纷纷让开一条路,让这一队禁卫,将祁继与祁锋带入了禁宫之中。

等到了衍天宫之后,两人看见脸色铁青的人皇,齐齐跪倒在地,“孙儿祁继(儿臣如对中央财政补贴不征收增值税祁锋),拜见人皇陛下。”

人皇脸色难看,厉声喝问道:“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人皇吗?封地侯爷私下进京,带人行刺皇太孙!祁锋,这就是你岳丈做出来的好事儿?”

祁锋一个哆嗦,立马跪倒下去,“父皇恕罪。”

人皇随即看向祁继,“让你叔叔给你负荆请罪,你也是好本事啊!”

祁继咧嘴说道:“皇祖父,是叔叔自己要来的,我也拦不住啊。”

人皇等级虎目怒瞪,暴喝道:“你给我闭嘴!”

祁继无奈,低下了头去。

旁边天逸子说道:“陛下息怒。云野王发现有封地王侯私下进京,当街执法虽然鲁莽了一点,不过错不在他。三皇子殿下岳父被杀,虽然是他有错在先,不过却肯负荆请罪,也是其罪可恕。”

人皇冷哼了一声,沉声说道:“算你们走运,有天逸先生给你们求情。罚你们俸禄三年,若是再敢纠缠此事,小心寡人的板子。退下吧!”

祁继与祁锋跪在地上,同时喊道:“谢陛下隆恩。”

什么是醋酸氯己定溶液昆明治疗男科医院哪好玉林治疗白癜风哪家好

黑河牛皮癣医院哪好天津妇科治疗哪家好福州男科哪家医院好

天津治疗前列腺炎费用多少钱
北京卵巢炎治疗费用
银川治疗宫颈糜烂哪家好